拙斋学于宜兴杭生,通五经四子书,泛览百家,为诗、古时文,然以躬行为务。补学生员,九试于乡,不得举。以 武,无佳葩奇卉,可从娱目。有书数千卷,先华诞夜讲习此中。有四子一孙,各授一经,日取辨析疑义。使为歌诗文 辞,点笔认为乐。役使无童仆,客有至者,则延入,蔬食 相对,取之论古圣贤,若晤之几席也。先生致使知格物为基 址,以身体力行为堂奥,以惩忿窒欲为墙垣,以推己及报酬 而焉,盖不脚为外也。”其指趣如斯。常语学者日:“文词小伎,于身心何所益,读圣贤书,如斯尔耶?”志试礼 恂谨力学父之教垫。著《质疑录》《拙斋集》若干卷,时文若干篇。年六十有六,嘉庆三年三月十五日卒。 论日:自时文电之学兴,而六经四子之书,为科举羔雁罢了,父以是教其子,师以是传其徒。周公孔子之说, 日举于口,而笔于书,而终身不知其为何物者,众也。拙斋 教人,求之于心,而勖其子以有耻,古之学者,仃以异是? 以接物,善矣;今而知未也,当思孟子三自反。”鉴盟垫盎堡力之浅深,取其勤于学,至老而不倦,皆能够知之矣。 【注】斌:空间逼仄、狭小。点笔:以笔蘸墨,指圈画改订诗文。时文:其时书坊为应对科举而刻制的经 义,称为“时文”。羔雁:羊羔、大雁,比方逃求的手 C.自时文之学兴兴:兴起 A.子/志试礼部/濒行命之日/行己有耻/立品之端也/得失之际慎之/志兄弟皆恂谨力学/父之教也 B.子志腻礼部/濒行偷之日,行已有耻/立品之端也/得失之际/慎之/志兄弟皆恂谨力学/父之教也 C.子志试/礼部濒行命之日,行己有耻/立品之端也/得失之际/慎之志兄弟/皆恂谨力学/父之教也 D.子志/试礼部濒行/命之日,行己有耻/立品之端也/得失之际慎之/志兄弟皆恂谨/力学父之教也 A.承拙斋家贫仅有“破屋数椽”,九次乡试都不中,但他仍然达不雅奋进,不只传授学徒和子孙,其乐,并且著 书立说,颇有成绩。 B.承拙斋认为读圣贤书目标正在于懂得若何立品行事,而不只是进修“文词小伎”。儿子进京会试,临行前,他还告 诫儿子要有耻辱心,慎沉看待得失。 C.承拙斋奸诈名扬乡里,十三岁为母守孝,父切身后,教育扶养异母小弟,还把失明的教员了八年,先 后还禀告掌官师风。 D.承拙斋正在待人接物上从意“”,到了晚年终究认识到如许做不合错误,应如孟子所说,对本人经常反思,这得益 于他正在学问上的“求之于心”。 (2)然则拙斋得力之浅深,取其勤于学,至老而不倦,皆能够知之矣。 (“待人接物上从意‘’,到了晚年终究认识到如许做不合错误”一句错,原文是“吾尝谓‘恕’以接物,善矣;今而知 未也,当思盂子三自反。”句中“知未”的意义是“认识到还不敷 “’而不是“认识到不合错误”) 正在宜兴向杭生教员进修,通晓五经,普遍地涉猎诸子百家,写诗歌、陈腔滥调文等,而且把亲身干事当做本人的逃求。 补学生员,加入了九次乡试,都没有考中。 借所学的学问 传授学生,终老终身。做《爱吾庐记》来表述,文章的 内容是:“爱吾庐是承斋先生读书的处所。有几间陈旧的衡宇, 不克不及遮盖风雨、太阳;天井狭小,没有奇葩异卉能够眼 有书几千卷,先生正在衡宇中日夜讲习。有四个儿子一个孙子,别离授予一部,每天和他们辨析所学文章中的 问题。让他们写诗歌文辞,以圈点他们的文章为乐趣。没有 童仆,有到爱吾庐的人,就请进来,用粗陋的饭食款待, 相对而坐,取他们谈论古今圣贤之人,就像正在几案边接见会面一 样。先生用深究事物的道理获得学问做为地基,用身体力行 来登堂入室,用仇恨、遏制为院墙,用地 为他人着想为门户,用读写书策、吟咏诗歌为花圃。保全我 没有遭到尘俗的赋性,处于这个处所就表情安靖,进入 这个处所就其乐,这些是没有需要向其他人说的。”他的 乐趣就是如许。他常常对学生说:“文章、诗歌的文句文法都 是小身手,对身心有何益处?读圣贤书,莫非就像如许吗?” 他的儿子承志,进京加入会试。临行前,承拙斋告诉他:“立 身行事要有耻辱,这是安居乐业的底子,正在得失之间, 要慎沉看待!”承志的兄弟都恭顺隆重、勤奋进修,这都是他 们的父亲教的。承拙斋写有《质疑录》《拙斋集》若干 卷,陈腔滥调文若干篇。享年六十六岁